Solar Noise MAX.
ドノ情報ノ閲覧ヲ求メルカ?
Unofficial Archive for
逆転裁判・メガテン・FE3H etc.
会上传个人翻译以及转载既有(包括但不仅限于)
新闻、书籍出版、杂志情报及网络访谈翻译等。
均会附上原有或快照链接。

PdR | Palais de Carnaval Omnibus①公主殿下的生日

!Warning
这是收录于パレドゥカルナヴァル(圣诞奇缘/Palais de Carnaval)的8个小故事之一。
尝试制作了跳转功能以还原原作游玩氛围!

那是在王之试炼中的某天早晨发生的事。
温斐:殿下,早安。本日的公务安排就是这样。
菲莉雅:……。
温斐:……殿下,怎么了吗?您是有什么挂心的事情吗?
嗯?这个脚步声是。
阿斯特拉德:恭喜呀,菲莉雅!
温斐:你是怎么回事阿斯特拉德,这么早就吵吵嚷嚷的。
阿斯特拉德:那肯定要吵吵嚷嚷一番的啊!今天不是菲莉雅的生日嘛。
温斐:……生日。啊啊,说起来。

阿斯特拉德:嗯,菲莉雅今天也很美丽呢。
……哎呀?温斐。
怎么了啊,这么愁眉苦脸的。
温斐:……原来如此,今日的确是殿下的生辰。
我完全忘掉了。

温斐:……是这样的。
我并没有留心去记。

阿斯特拉德:哎哎,你忘啦,菲莉雅!?
温斐:……说起来,是殿下的生日啊。
这段时间公务实在太多,我忘了个精光……
阿斯特拉德:连温斐也忘了!
怎么就给忘了呢,明明是菲莉雅的生日啊!
温斐:生活在“公事”的世界里,很容易就把“私事”给忽略掉啊。
阿斯特拉德:啊啊,那种话伯父也说过。
但是总觉得这话好讨厌哦。


阿斯特拉德:哎哎,那真是好过分啊温斐。明明你一直在她身边来着。
温斐:我的工作是对殿下进行政治方面的辅佐。
殿下的个人事务并不在这一范围中。
阿斯特拉德:……嗯。
话虽然是这么说……

但是说到生日的话不就应该大肆庆祝一番嘛。
那今天就三个人一起好好庆祝一下吧!
温斐:不行。今天的日程已经排满了。
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阿斯特拉德:哎呀哎呀,可别说这种话啊。
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执政官的工作吧?
温斐:我可不是童话故事里的魔法使。
时间不够的话是怎么也做不到的。
总之今天你也有分配的任务。
我们3个人在一块悠哉游哉也不可能。
阿斯特拉德:啊,那么我或者温斐中的随便一个就能给菲莉雅庆祝一下了吧?
温斐:……嗯,如果时间不长的话。
阿斯特拉德:我就说嘛菲莉雅!
你怎么想呢?


阿斯特拉德:哎~~!
什么意思嘛!
温斐:难道是因为我忘了这件事在对我生气吗?
阿斯特拉德:还是因为我太吵了?
呐菲莉雅,别这么说嘛,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生日啊!


于是今年菲莉雅的生日也如往常一样,平稳地度过了……
Fin.



阿斯特拉德:包在我身上!
温斐:那么我就去办公务了。
……阿斯特拉德,你之后要给我好好工作。

聚集着阳光的庭院笼罩在柔和的温暖之中,让人很难相信自己身处寒冷的国度之中。
阿斯特拉德与菲莉雅二人,在庭院盛开的鲜花的簇拥中相谈甚欢。
阿斯特拉德:……菲莉雅。
每天都很辛苦呢。
很累吧?
刚才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


阿斯特拉德:果然。
……那稍微放松一下也可以啰。
我把我的肩膀借给你枕一下吧。
我虽然成不了什么大事,
但是我可以守护你的安眠!


阿斯特拉德:那真的很过分啊!
我的话绝对不会把你重要的日子给忘掉的,绝对不会哦。
但是菲莉雅,没关系的。
我会连着温斐的份祝福你的。


这是充满纯粹的善良的,温暖的关怀。
对于度日艰辛的菲莉雅来说,这是她在别的地方无法得到的东西。
时间的流逝如斯缓慢……
尽管如此,也未曾停止过流逝。
把头靠在信任的骑士的肩膀上,公主暂时地,休憩了身心……

阿斯特拉德:菲莉雅,醒了吗?
我还没给你准备礼物呢。我想听了你的想法之后再决定。
你想要什么呢?


阿斯特拉德:……嗯。我知道了。
好好休息一下吧,菲莉雅。


阿斯特拉德:哎?……嗯,嗯。
我、我不怎么习惯这样,所以吻技很烂,这样也没问题吗?
嗯,我知道了。
那就……


阿斯特拉德:啊哈哈,真像菲莉雅会说的话!
我明白了,为了能将王座献给你,
我要更加努力!


温斐:啊?我,我吗……?
不是阿斯特拉德……?
阿斯特拉德:那菲莉雅的事情就拜托你啰温斐!
我去完成任务啦!
温斐:啊,喂,喂,阿斯特拉德!

塔布伦德气候寒凉,吹过阳台的风十分刺骨。
温斐无言地站在公主的上风处,好似在把祖国寒冷的空气与作为一国之主的少女进行对比。

温斐:您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您的眼神里有些阴霾呢。
……还是说,对我忘记生日一事仍心怀怒意呢。


温斐:果然是这样。
我听说……要消除疲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是最好的方法。
请您深呼吸一会吧。为了不让您吹了冷风,请站在我身后……


温斐:……不是因为工作内容,是因为我太忙了才忘了等等,虽然理由要多少有多少……
十分抱歉。是我的照顾不够周到。
……还请您原谅。


即使在寒冷的天空下,只要能将吹来的风挡住,人就不会被冻僵。
执政官以他并不高大的身躯,作为公主的盾牌一直遮挡着寒风。
他纹丝不动。
只是静静地,为了公主,以身作盾……

温斐:我究竟能为殿下做什么呢?我并不像阿斯特拉德那样,既不擅长让公主振作,也不擅长抚慰公主的心灵。
毕竟是难得的生日,想为您做些什么……
即使我这么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温斐:殿下……?
……我明白了,如果殿下这么吩咐的话……


温斐:您说笑了。实在不敢当。
……一定要这样吗?
我明白了,恭敬不如从命。


温斐:原来如此。这就好办了。
我看看我能做什么吧。
至于礼物是什么,请您稍作期待。


为了不让靠在身边的公主的肩膀受凉,执政官的手臂恭敬地环着她……


一鼓作气抱住公主轻盈的身体,执政官的双唇……
……轻轻地碰了碰公主的脸颊。
温斐:对现在的殿下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除此之外的事情,还请殿下成人之后再做。

生气/闹别扭/笑

温斐:哈哈哈……


公主的生日,就这样静静地、幸福地度过了。
即使没有很多人的祝福,但她与关心她的的人的温柔祝福一同度过了这个生日……
Fin.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