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ar Noise MAX.
ドノ情報ノ閲覧ヲ求メルカ?
Unofficial Archive for
逆転裁判・メガテン・FE3H etc.
会上传个人翻译以及转载既有(包括但不仅限于)
新闻、书籍出版、杂志情报及网络访谈翻译等。
均会附上原有或快照链接。

Ultraman Z | STORAGE创设物语《掷命的决断高》前篇

!Warning
原小说发布于TSUBURAYA IMAGINATION,作者为小柳启伍。
管理人出于“每月550日元就能看到除了剧集之外的很多STAFF访谈和漫画小说这也太棒了吧”的心理冲动消费了,然后冲动翻译了。泽塔真是好作品啊。
请不要二次上传该译文。如需转载,请在本文评论区联系管理人。
角色姓名翻译:
クリヤマ サブロ 栗山三郎
ナツカワ ハルキ 夏川遥辉
ナカシマ ヨウコ 中岛洋子
イナバ コジロー 稻叶虎二郎
オオダ ユカ 大田结花
ヘビクラ ショウタ 蛇仓正太
キミサキ 君崎

决断高1(Decision Height),是在飞机为了着陆而迫近跑道时,要开始决定是就此接触跑道还是要复飞(Go Around)的高度——也就是所谓着陆时需要下决断的高度。

如果低于这个高度的话,就算是要复飞也来不及了。不论什么情况都只能选择着陆了。

在无法着陆及复飞的情况下,如果具备弹射座椅的军用机的飞行高度低于此高度的话,就应该考虑跳伞(Bail Out)的可能性。

这就是,利用火箭助推器在高空以超音速飞行、在大海、山巅、市区等任何场所都能强行着陆、赌上性命与怪兽战斗的特殊空降机甲——即,特空机。

2020年 地球防卫军日本支部STORAGE综合基地

在进入主控室时,栗山三郎紧紧地握住了藏在怀里装着胃药的容器。

“希望今天STORAGE的那群人不要出什么乱子啊……”他这么祈求着。如果他们真出了什么事的话,他就得大吞胃药了。栗山对着胃药盒子祈祷几秒钟后,进入了主控室。

“乌英达姆,出击准备完毕!”

“金古桥,出击准备完毕!”

就在这时,特空机驾驶员夏川遥辉3尉与中岛洋子2尉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在主控室里回响着。

“收到。乌英达姆、金古桥,出击!”

STORAGE队长蛇仓正太23佐立即发出了出击命令。

“乌英达姆、金古桥,可以起飞(cleared for takeoff)。”

飞行管制系统是完全自动控制的,AI语音告知他们已经获得了起飞许可。

“乌英达姆,出击!”

“金古桥,出击!”

紧急部署用的火箭助推器被点燃,两架起飞的特空机以巨大的加速度爬升,迅速地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乌英达姆、金古桥,已到达巡航高度。距离到达作战区域还有3分钟。”盯着显示器的大田结花2尉冷静地报告着状况。

自栗山收到“怪兽出现”的消息到出动的时间还不到5分钟。这也是在整备班班长稻叶虎二郎2佐指挥下的整备班全员们的活跃的结果。

STORAGE成员们的训练水平每日都在提高。

“从目前来说还挺不错的……从目前来说……”

看着显示着急速接近作战区域的乌英达姆与金古桥SC的图标的显示器,栗山自言自语着。

“怎么啦,长官?要喝用新配方制作的思慕西吗?”

大田结花2尉脸上带着无忧无虑的笑容,向栗山推荐了思慕西。“啊,谢谢,不,我还是不要了。”栗山条件反射地想要接受,但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万一他需要吃胃药的话,就需要用以送服的东西。通常来说是水或者温水更好呢……

大田2尉带着有点遗憾的表情说了句“这样呀”就回到了座位上,盯回显示器。负责指挥作战的蛇仓队长苦笑着,仅以目光向栗山致意。

通常情况下,当身为日本地球防卫军长官的特将(四星军衔,即制服组3的领导)栗山莅临现场的话,所有队员都应立正向其敬礼并致以问候。

然而,在作战行动中是没时间搞这种繁文缛节的。栗山已和作为队长的蛇仓商量好了,在这种场合下敬礼之类的事情都可以略过。

蛇仓自以前起就是个特别的男人。因为与人关系熟络,所以举止总是有些随便,但也有着军人的认真与毅力。作为指挥官需要这样的灵活性。

栗山认为,任命他为STORAGE的队长乃是自己慧眼识珠。这样一想,日本分部的运作似乎还是挺顺风顺水的。但让栗山苦恼的事除了忧心STORAGE成员会不会乱来,还有一件。

尽管特空机1号即赛文加因老化而遗憾退役,但现在的STORAGE配备了特空机2号乌英达姆和3号金古桥SC。到此为止还算不错。

实际上,特空机4号的绝密开发工作也是由日本分部和综合先进装备研究所共同合作进行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基于最近出现的超兽巴拉巴的碎片而研究开发出的新兵器……

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诚然,大家都积极参与到特空机和新武器的开发中来,这是好事。然而在心底的某个地方,他感受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孤独与不安。

15年前,连“特空机”这个词都还没出现的时候,栗山就提出了开发机器人武器的必要性,但那时谁都听不进这一点。

为了让赛文加投入使用,他们究竟付出了多少辛劳呢。

但如今,特空机的开发权力已从自己手中被夺走,强大的新型机在不知不觉中被一个接一个地制造出来。就这样继续下去真的好吗?不断开发出人类力不能及的强大武器,真的是个好主意吗……

那时候可真好啊。要做的只是流着汗投入到赛文加的开发中去而已……

是的,赛文加。特空机1号,赛文加。

一切皆自此机体,及栗山三郎、稻叶虎二郎和蛇仓正太三人而始。

2005年 美国内华达州某处

“真是一团糟!”栗山三郎焦躁不安地在灰尘满布的仓库里踱步。

作为地球防卫军特将候补,担任日本支部防卫部长的栗山是来视察防卫军各国的联合演习的。

在内华达州广袤的沙漠中建立的演习场上,可以进行原本在日本狭小的土地上根本无法进行的训练。

发射远程榴弹炮和对地导弹,投掷空投炸弹,以及其他诸如此类危险的东西。各国的军队都仿佛在发泄平日的忧愤一般肆意射击着,这番光景就算是观看着的人也能感到神清气爽。

但栗山非但不觉得神清气爽,反而越看越觉得反胃。

我们的对手究竟是什么?

应该是怪兽啊。怪兽是不分场所、可以出现在陆海空任何地方的。即使在人口稠密的城市也一样。如果在城市里这样大肆射击会怎样?

我们造成的损害会比怪兽更大。

当然,这一点各国都是明白的。

自从世界范围内开始发生怪兽灾害,地球防卫军至今一直在努力增强空中力量。

虽然陆军和海军都很重要,但坦克和军舰无法对不知何时何地会出现的怪兽做出快速反应。

如果是飞机的话,在发现怪兽后可以从空军基地和部署在各海域的航空母舰起飞,不到10分钟即可与敌人接触。

此外,飞机还能够一次性向怪兽精准投放大量强力制导炸弹和导弹,这样一来在市区作战时,对周边环境的破坏也能降到最低。

然而,今天的演习完全没有考虑到在市区的战斗。

怪兽一天比一天难对付。对此只能提高制导武器的炸药量。

但这总有一天会导致糟糕的结果。威力过大的武器是不能在人口稠密的地区使用的。

“不搞这么大排场也可以的吧?”

栗山一边掸着迷彩服上的灰尘,一边嘟囔着。

他本来想在视察报告书上写上这句话的,但如果真的写了,日本支部的长官马上就会把他叫出来,问他“你是不想出人头地了吗?”之类的话。

他从多年的经验中了解到,如果想要做创新的事情的话,就必须要有与此相符的级别和职务。

如果为人血气方刚意气用事,很快就会被击垮。栗山见过许多梦想、干劲与内心都受到打击的同事的样子。

自己酝酿多年的构想,绝不能就这样落入别人手中。

跟同事倾诉“其实我在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也得到了“栗山啊,这种事情绝对不要在别的地方说喔”的严肃的回应。

自那时起,他就发誓,直到自己成为拥有更多权力的大人物之前,绝对不会把这个构想告诉任何人。

那个用巨型机器人对抗怪兽的,荒唐的构想。

2009年 地球防卫军日本支部大楼

4年后的春天,栗山从特将补晋升为特将,并就任日本支部副长官。

“终于啊……我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成为了副长官的话,就相当于是继长官之后的日本地球防卫军制服组的二把手。

他的工作是辅佐长官,并在各个领域提出建言。在国防预算方面也不例外。

但栗山并没有急着着手于自己的目的。

他还没有足够的材料来支撑要告诉长官的那个酝酿已久的构想。

栗山决定充分利用在他成为副长官之前所建立的人脉关系。这是为了巩固基础,好让长官点头同意。
开发巨型机器人,将其作为对抗怪兽用的武器……关于这一离奇的点子,栗山咨询了曾在防卫军担任要职的OB和OG们。

“阿三呀,这有点疯狂了吧。”果然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好评价。

地球防卫军制服组的顶头上司,曾是美国本部的原总司令官的退役将军也是这种反应。

栗山还是2尉的时候曾担任过总司令官的副官,对方对他十分器重。“比起提这种事,阿三,退役了要不要来我的保安公司当董事啊?”结果他如此邀请道。

由此可见他相当器重自己,但现在考虑退役后的事还为时过早,自己还有要完成的事情!栗山郑重地拒绝了这个美差。

十几年后,他相当后悔自己当时“断送了空降的大好机会”,但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总而言之,栗山副长官到处寻找愿意支持开发机器人武器的要人。但尽管如此他一个也没找到。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要仅限于OB和OG,同事和后辈也要询问。“哈哈,栗山先生,这想法真不错呐。我也喜欢机器人动画哦。”结果被当成是在开玩笑了。

“完了啊。这下要跟人谈这种构想的话,这不是位子坐得有点太高了吗。”

栗山很沮丧。自己的晋升适得其反。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带着苦笑离开了。

还不如被骂“你是笨蛋吗”比较好。

“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去原总司令官的公司上班吧……”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算下班后去常去的酒吧喝上一杯。这时,他被从长官办公室出来准备回家的君崎长官叫住了。

“哦,栗子君要去喝一杯吗?看样子就是要去的吧,让我也一起吧。”君崎半是强迫半是邀请地把栗山拉去一块喝酒了。

“栗子君我可是听说了哦。你好像在做什么有趣的事情来着吧。”君崎这句话甫一出口,栗山就把嘴里的酒全喷了出来。君崎是栗山在地球防卫大学的2期生的前辈,他们曾经在同一部队里执行过任务,二人互为知己。在上下级关系严格的防卫军内部,君崎非常喜爱被他叫做“栗子君”的栗山。栗山也同样十分喜爱这样的君崎,把他当作长官和上司一样尊敬。

正因为如此,他十分清楚:君先生(君崎长官)对机器人没什么兴趣。

结果现在被他知道了自己偷偷摸摸在做的事情。是为了委婉地劝告他“别干蠢事”才要邀请自己来喝酒的吗……

栗山连沾满酒的嘴都忘了擦,用手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你可真见外啊——为什么不也跟我说说呢?”君崎出乎他意料地说了这样的话。栗山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了。

本应该对机器人毫无兴趣的长官,难道真的对那个感兴趣吗?

“君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呀。说的是那个吧,高尔夫球比赛那个事儿。”

他小心试探了一番,毫无疑问君崎指的是机器人武器的开发计划。

“仅依靠现在的航空战斗力会导致糟糕的结果这一点,我也持相同意见哦。”

君崎往一边往栗山空了的酒杯里倒酒,一边静静地说。

“我很清楚,栗子君不是那种会说空话或者趁酒兴满嘴跑火车的人。总之先放手去做吧。”

可以说,特空机和STORAGE都是多亏了君崎的支持才得以诞生的。

君崎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是对付过好几个棘手的怪兽的猛士。大家都认为他是能成为地球防卫军总司令的男人……这样的万人瞩目的、为栗山所敬爱的前辈,在见证特空机的完成之前,就因癌症而去世了。

栗山一生也无法忘记那天与君崎喝酒时,他的笑脸。

第二天,栗山就立刻前往了地球防卫军综合先进装备研究所,去拜访君崎介绍时说“你一定会中意”的某人。

在那里,他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在把中心放在怪兽应对作战的现今,世界各国正为开发新的航空战力而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日本支部也不例外,进行着新型战斗机和新型导弹的开发……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但面前的这一幕呢?

一个带着外露驾驶舱的两足机器人,正在停机坪上行走着。

“喂,骗人的吧……”

他还想向君崎抱怨呢。“你怎么不跟我说说呢”现在该是他自己的台词了。

一个男人从结束行走的机器人的驾驶舱上跳下来,快速地对腿部进行着检查。

尽管戴着1等特尉的肩章,但这个人却有着老练的面容。

明明一个人在满是实验飞机的停机坪上默默捣鼓着机器人,却谁都没有抱怨过……不,能明白为什么不会抱怨了。

他正是君崎所介绍的那位,稻叶虎二郎。

作为任期制队员,他二十多岁时加入防卫军,之后在军队中摸爬滚打,被提拔为特曹长,然后在通过干部候补生课程后,被任命为士官——就是这样一位拥有不寻常经历的人4

虽然完全不清楚他入伍前是做什么的,但他拥有驾驶员资格,开发时的飞机试验也是由他亲自做的。

他本来应该也有试驾员资格的,但好像因君崎的强烈抗议而作罢。由于怪兽灾害频发,使得防卫军长期缺乏驾驶员,当时也并没有时间让经验丰富的驾驶员转向试驾员岗位,这种情况也促成了这一局面。

“打扰一下,你是稻叶虎二郎,对吗?是的吧?”

对着即使身戴三星肩章的特将(栗山)来到身边也依然继续着维修的稻叶,栗山客气地打着招呼。

对于眼睛瞟都不瞟一下地回答“有事找?”的稻叶,栗山产生了好感。

本来的话是应该说“你对将官这是什么态度!俯卧撑30下!”的,但栗山明白无论怎样的惩罚对这位稻叶虎二郎都是没有效果的。栗山也不想把时间花在这种事情上。

“嗯,综先研吧,这个,要建立机器人开发部了。你呢,来当这个部长吧。”

就算是那个稻叶,听了栗山这句话也立刻转过脸来。

板着脸的稻叶从头到脚打量了栗山一番后,突然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似乎稻叶也马上开始中意栗山了。

机器人开发部什么的其实是他临时想到的,连批准还没下来,但栗山确信君崎一定能帮自己解决的。

第二天,日本支部长官下达了在综先研新设机器人开发部的许可。自此,栗山终于开始向着他的企望前进了。

“不行!这样可不行啊!栗山先生,这可怎么办啊!”

虽然说是开始前进了,但过程却是条崎岖的荆棘之路。

首先,没有预算。如果没有预算的话,就不能为机器人武器研发建立高质量的系统。而且也拿不到零件。在这种情况下,能造出来的机器人就跟稻叶一人默默制造的那个试做品几乎没什么两样。

稻叶不顾上下级身份说出的那些直截了当的话使得栗山十分愤怒。

虽然十分愤怒,但他并没有勇气发泄怒火,只好向君崎哭诉。

“嗯——预算也不是无限的嘛。希望你好好干吧。”

虽然很是吃痛,但确实如此。

意义不明的机器人武器的开发能被批准就已是奇迹了,更何况还要求它能获得与战斗机和导弹开发同等的预算,就太过任性了。

把预算用在实战成果未知的机器人武器开发上,如果开发失败了怎么办?反之,那些预算被削减的战斗机和导弹的开发就会停滞不前,情况就不仅仅只是糟糕了。

“……就是这么个意思。”栗山向稻叶进行了仔细的说明。稻叶似乎有些不服气。

栗山也同样如此。正如君崎所言,现在只能在现有的预算范围内做出成果。

虽然难以启齿,但几个月过去了,直到新年到来也没有任做出任何成果。按这样的速度,预算很快就会花光了。

这并不是故意来找茬还是别的什么才提的。在当今受到怪兽灾害威胁的世界里,没有多余的时间和预算去做没有结果的事情。

“……我说稻叶君。我有个老熟人当了保安公司的董事长。咱们要不要一块空降过去啊?”

每当走投无路的时候,栗山总会和稻叶开这个玩笑。但现在这样的玩笑已经开不下去了。

那时,有陨石坠落在了山梨县的富士山脚下。

陨石着陆地点立刻被划为禁入区域。经过防卫军的调查,判明该陨石的真面目为一半机械(Cyborg)怪兽。这只后来被命名为“格尔吉欧雷电”的怪兽,加快了停滞不前的机器人武器开发进程。

那是2010年的1月发生的事情。

不知是因为机能停止还是因为已经死亡的缘故,那只半机械怪兽一动也不动,被秘密地运往综先研由稻叶他们进行调查。

然后,有了新发现。

为使得巨大的两足机器人能够移动起来,需要巨大的能量和支撑其自重、并允许它在各个方向上进行机动作战的能力和技术。

“是的……就是它!”栗山喜形于色。

但是,稻叶并未因这未知能源的发现而感到高兴。因为他已经猜到了栗山的想法。

“栗山先生……我不想这么做。”

“不想用自宇宙而来的怪兽的技术吗?那是件坏事吗?”

稻叶答不上来。

“如果用在坏的目的上,那就必然是件坏事。不过,我们不是不想在怪兽的威胁下生活才进行开发的吗?是为了这个目的,我们才一直在开发机器人的,不是吗?”

面对着滔滔不绝的栗山,稻叶还是没有回答。

“就这样干等着的话,机器人能投入使用的梦也终究是梦。能将这梦变成现实的技术就摆在我们眼前了啊!”

稻叶还是回答不上来。因为,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那样气势汹汹的栗山,更是戳中了他的痛处。

“反过来说,假设我们没能发现这项技术。但是你会不去模仿吗?不想试一试吗?不想把它应用起来吗?”

稻叶一下睁大了眼睛。虽然想大叫“那当然是会想试试的啰!”,但还是拼命地忍住了。

但是,栗山只是看了看他的眼睛,就明白了稻叶心中所想。

“所有责任由我承担。放手去做吧,稻叶君!”栗山重重的拍了拍稻叶的肩膀,如此决定道。

几天后,栗山副长官向君崎长官提交了绝密企划书,即《怪兽应对特殊空降机甲构想》。在详细了解了计划的来龙去脉后,君崎盖上了批准的印章。

当天,以栗山为团司令、稻叶为开发实验班班长的特殊空降机甲开发实验团就此建立。

稻叶升任3佐,栗山兼任日本支部副长官。参与行政管理的人员由栗山挑选,参与开发的人员则以由稻叶从各部队中甄选。

剩下最关键的,就是试驾员了。

既非车辆,也非舰船,更不是飞机。为了应对怪兽,试驾员要操纵的,是两足行走的巨大机器人。

与前人未至的伟大事业相伴而来的,是不知随时可能发生什么的自杀式任务。

“把‘招募特空机驾驶员!提供最棒的刺激感和尸袋’之类的告示贴在基地怎样?”

“那样没有人会来的啦。”

虽然也并没有真的写那么过激的内容,但也在每个基地都张贴了招募简章,结果发现有不少爱好猎奇……不,勇敢的驾驶员前来应征。

真是谢天谢地。但是从现在开始就必须狠下心来面试了。他们都是前途大好、能力优秀且十分重要的防卫军驾驶员。需要加以慎重的选择。

试驾员也和在战场上与怪兽战斗的驾驶员一样没有生命保障。

“好痛啊……啊,好痛好痛……啊,胃好痛啊。”

看着发来的几份驾驶员简历上的照片,栗山的胃因为压力而一阵绞痛。

而在这些简历当中,也赫然有着蛇仓正太的名字。


  1. 特地询问了弗兰,Decision Height和Decision Altitude一个是决断高,一个是决断高度,在日文里分别表示为“決心高”和“決心高度”。不过据弗兰所说,实际上这一条应该表述为:在相应的气象条件和进近类型下,在不能建立目视(Eye Contact)的时候,降落到该高度以下是不安全的,也就是说不能简单地说低于这个高度复飞就不安全。  

  2. 在中岛洋子演员松田Rima的推特所发的一张STORAGE成员的储物柜的照片中,ヘビクラ ショウタ一名的汉字为“蛇仓正太”,故在此采用该译法。  

  3. 制服组,对日本防卫省自卫队海陆空三部门(及其成员)的通称,因需身着制服因此得名。与此相对的防卫省文职部门,也就是文官,被称为“西装组(背広組)”。  

  4. 借叶虎先生的过去顺便解说一下STORAGE的军衔问题。首先,由于借用了自卫队系统,所以军衔的高低安排依旧是自卫官候补生—士—曹—尉—佐—将。STORAGE有军衔的各位成员的军衔前都有一个“特”字,以同属自卫队来看,这是为了和海陆空三部门做出区别,虽然从原作中找不到任何对该“特”究竟是什么的缩略的表述,但很大程度上它就是代表“特殊”。按从低到高,大家在故事本篇的军衔排名是这样的:遥辉(3尉),洋子&结花(2尉),蛇仓(3佐),叶虎(2佐),栗山(将)。叶虎先生这个过去在其中就显得格外特别:首先,叶虎是任期制队员,也就是一开始是“士”。但由于有“干部候补生课程”这一经历,可以证明他确实是先被任命为曹长,再继续课程的。按自卫队的制度,干部候补生课程通过后他会升为3尉——但却被任命为了“士官”。这里很有意思,因为除了海上自卫队之外几乎没有别的自卫队会使用“士官”一词,基本上都将其成员称呼为“将校”。所以,虽然只是我个人的猜想,在再次进入“特”开头的部门前,叶虎或许曾经转而在海上自卫队待过一段时间?在小说前篇中,由于特殊空降机甲开发实验团的建立,叶虎由1尉升任3佐,最终在本篇中叶虎的军衔定为了2佐。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reply

    太用心了这个翻译,军衔的注释看得我一边头晕一边佩服……能冒昧问问后篇还计划翻译吗

    • @推 谢谢评论!后篇正在翻译中!不过因为后篇是前篇的两倍长而且专业名词比较多所以做得很慢,请谅解~